欢迎访问南京新闻网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题专栏 >

山西临汾:且看崔峰昱黑恶集团还能支撑多久!

时间: 2019-09-21 20:00 作者:314127396 来源:未知 点击:

 近日,关于山西临汾黑恶集团“毒蝎帮”及其“大哥白旸”被摧毁的消息一直在全国媒体和朋友圈传播,这既是山西临汾扫黑除恶的一项战绩,更是在临汾市公安局交给全国人民“扫黑除恶”的答卷。但,就在“毒蝎帮”覆灭的同时,另有《专家研讨山西临汾建筑商夏志林举报黑恶》和《山西临汾:从崔峰昱黑恶集团看山西临汾“扫黑除恶”的现状》两篇文章也在传播。第一篇《专家研讨山西临汾建筑商夏志林举报黑恶》是从法律的角度讲述夏志林还有那些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以及当地政府面对夏志林举报而应有的职责和行为,第二篇《山西临汾:从崔峰昱黑恶集团看山西临汾“扫黑除恶”的现状》,则从理论和实际相结合,更为详细揭示出崔峰昱的黑帮势力培育、发展、壮大、暴力和危害的过程。文章观点鲜明的提出“折射出山西临汾扫黑除恶的现状——除恶不除根。”

文章指出:“蝎毒帮”的幕后操手崔峰昱和张红雷依然逍遥法外。

 

 

这两篇文章既有大量的事实和证据也有中国顶级专家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佐证了文章的真实性、客观性和严谨性。文章的结论“折射出山西临汾扫黑除恶的现状——除恶不除根”理论基础是扎实的。

为了把问题说明、说透,我们还要回归事实,让证据说话。

为此,我们分为两个方面:一、“毒蝎帮”到底是不是“黑恶集团”?二、崔峰昱到底是不是“毒蝎帮”的幕后操手?张红雷是不是主谋?

先说第一个问题:毒蝎帮到底是不是“黑恶集团”?

首先,什么是黑恶集团?所谓的黑恶集团就是:(一)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二)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三)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四)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具有上述四个特征,就可以定性为“黑恶集团”。

其次、早在2005年前后,“毒蝎帮”在“大哥白旸”的领导下,形成以段斌、马国华、孙彩林、李伟等人为骨干的黑帮组织,已经在临汾出现规模化,从组织性上来说,每个成员的右手虎口上都纹有毒蝎标识,全身刺满青龙,主要以社会闲杂人员和刑满释放人员为主,人员比较固定;从暴力性上来说,他们手持砍刀、菜刀等凶器,采取剁手指、挑脚筋、砸断腿等手段;从违法收入上来说,主要收入来源是以“看场子”为名,在网吧、迪厅、酒吧等娱乐场所收取保护费,为有权有钱的组织和个人充当打手,共享暴利掠夺的利益;从危害性上来说,毒蝎帮成立以来,造成多起性质恶劣,影响巨大的刑事案件,据搜狐新闻《临汾打掉黑恶“毒蝎帮”》(http://news.sohu.com/20050830/n226818718.shtml)援引《山西晚报》报道:2005年“8·3”刑事案件造成该市3名青少年被砍成蜂窝状。据医务记录:14岁的李某保被砍50余刀,有的刀口深达骨头,全身缝合近千针;16岁的徐某龙身上有20余处刀伤,缝合56针。两人各自身上的伤口累计长度达到1米!为此,临汾市公安机关专门针对“毒蝎帮”成立“8·6”专案组。”,并且新闻最后指出“‘毒蝎帮’是尧都区公安局几年以来所打掉的人数最多、规模最庞大、犯罪性质最恶劣、对社会危害最严重的一个黑恶团伙”。因此,将“毒蝎帮”定性为黑恶集团没有任何异议,而且在今年的“扫黑除恶”又犯有新的罪证被摧毁,这也进一步证实定性的准确性。

根据“黑恶集团”的四大特征,结合“毒蝎帮”的表现,“毒蝎帮”认定黑社会集团没有任何疑问。

在“毒蝎帮”被准确定性为“黑恶集团”的前提下,那么,崔峰昱和张红雷与毒蝎帮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至为重要!

在崔峰昱与“毒蝎帮”之间,不得不提与“毒蝎帮”一起混大的主谋张红雷,其人是临汾市尧都区乡贤街人,自小就称得起当地一恶霸,心狠手辣,在九十年代初开枪打死临村东关村民绰号“ 圪瘩红”,上份报到因举报人未了解准确说成,命案后只判了无期徒刑,由于用金钱的买路,几次减刑,坐牢十年左右就被放出。”现了解落实该命案发生后公安拘留后移送检察机关,因检察院某领导是他的同乡知己最终以防卫过当免于起诉,可见开枪杀人如此恶劣事件在临汾尧都区能轻率的无罪放出,他出拘留所后主要从事赌博、放高利贷、主要以打群架等违法行业。由于检察院领导的特殊关系,张红雷将霸占的乡贤街村民一组,五一东路街面旧厂址,建了个七层大楼,建楼时办理建筑手续他私刻了村委会公章,楼建成后以高价3700万元卖给了农商行,行长就是区检察院王副检察院长老婆,张红雷实得2700万,其中1000万谁得了,明眼人一看便知,难怪,在办崔峰昱黑恶集团伤害夏志林一案时,区检察院敷衍了事,张红雷上蹿下跳从中周旋。

而将张红雷与崔峰昱联系在一起的是崔峰昱和其妹夫曹伟,自2012年开发乡贤街民居区建楼以来,经常出入于张红雷的赌场,仅2015年一年,崔峰昱、曹伟用建筑工人的血汗钱和大同国家控股公司资本(拖欠工人工资的前提下)就输在张红雷赌场六百余万元。

崔峰昱要强拆居民住房,居民不拆迁时,张红雷便向崔峰昱推荐白旸(毒蝎帮)黑骨干合作、做打手,设埋伏打司风敢,据听说崔峰昱向白旸出酬金300万,是张红雷从中介绍并抽介绍费。 打夏志林,白国胜时又是张红雷将两黑恶集团串连在一起。夏志林、白国胜伤残住医院后,张红雷到医院为崔峰昱说情,让写谅解书,以钱了事。轻判崔峰昱等五凶犯后,夏志林要上诉,张红雷几次找夏志林恐吓说:“如果你们上诉重判了崔峰昱这伙人,他们都是亡命之徒,小心他们出狱后灭了你们全家。”

 

 

在金钱和利益的捆绑之下,“毒蝎帮”逐渐成为崔峰昱专业打手。

2013年6月23日傍晚,由于拆迁问题,崔峰昱带领“毒蝎帮”头目白旸二三十人砸烂司风敢的轿车,将司风敢从车内拉出打成重伤,司风敢在临汾市第四人民医院抢救期间,他们再次追到医院在医院大厅打伤正在办理住院手续的司风敢妻子张宪娥,并扬言要伤害司风敢回家过暑假的女儿。在司风敢夫妻住院期间,这伙人挖断了司风敢家的出路,砸了门窗,用土堵住了房门,司风敢在案发当天就报了案,至今无果。司风敢被强诉的二层楼至今没赔偿,司风敢与大哥司风中,在能爬起病床时,就手捧状子到法院起诉,三年之久未见到执行结果,兄弟二人气的双双病倒,现已命归黄泉,实属一双被崔峰昱害死的冤魂。

2013年,因材料款问题,崔峰昱带人殴打给他供料商李国富,拒不付给李国富供料款,李国富被打的半月下不了床,至今供料款分文没给。

 

 

司风敢受伤住医院

2016年2月,因为拆迁补偿款问题,崔峰昱带人将乡贤街村民六组组长乔红芳的手压在桌上用砍刀放在手背上说:“如果你再敢为村民要拆迁补偿款,就砍掉你的手”。他们十多人手持凶器将乡贤街前来要拆房补偿款的常龙娃、常尧料、常武松等多名村民胁迫在他们院内,逼迫下跪、求饶、道歉,并要承诺从此不再向他们要补偿款,才放了村民回家。

更为严重是崔峰昱对待建筑商夏志林的手段更为残忍和毒辣。

2016年10月18日,因为工程款、借款等4000多元万欠款的事情,崔峰昱带领“毒蝎帮”白旸等二十余人手持凶器窜入夏志林工队住所、办公地点,将夏志林、白国胜打伤,重度昏迷,孙明、炊事员等人受轻伤。趁夏志林、白国胜在医院抢救期间,这个黑恶集团霸占了夏志林工地的临宿办公地点和机械设备,霸占至今。

 

 

 

 

白国胜重伤在医院抢救(红圈内的人是崔峰昱)

 

 

崔峰昱带领“毒蝎帮”成员围攻夏志林等人(右一红圈崔峰昱)

夏志林根据2019年7月16日,北京论证会,国家法官学院教授中国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顾问张泗汉和著名法学家熊文钊教授及北京大学法律学院系吴丹红教授的建议,对霸占二期工地宿舍设备,向管辖区临汾公安直属分局报案,反复六次,公安推拖不与接案,不于立案,实感无奈,夏志林不得不向主谋体表诉取得话语权,以求得公众和广大网民支持。

 

 

手术室里的夏志林重度昏迷

猖獗到一定程度,人就会自大,自大到一定程度就会敏感和脆弱,崔峰昱也是如此!

2017年崔峰昱在拘留所还打掉同关在一宿的新疆籍犯人艾尔肯卡迪尔两颗门牙,仍设给崔定任何刑事责任。

2019年6月16日,崔峰昱因对足球裁判判决不满,在临汾体育场打伤裁判员,殴打没有过瘾,再次带其帮凶追到裁判员办公室,寻衅滋事,受害人报警后不了了之。

这些由崔峰昱主导的暴力事件中,

在与崔峰昱的合作中,逐渐成为崔峰昱豢养的打手,为崔峰昱开发地产保驾护航,而崔峰昱成为“毒蝎帮”的资金来源和“供血基地”。崔峰昱用讹诈、强占来的金钱给其打手每人一套单元楼,“蝎毒帮”老大白旸获得两套。当然,黑社会组织“毒蝎帮”也不负其望,成为崔峰昱的“敢死队”。

在 “毒蝎帮”的支助下,有了武装的崔峰昱更加肆无忌惮,他们对上用金钱铺路,对下用武力掠夺,开始了“以黑掠财,以财养黑,以官护黑,以财养官,这是崔峰昱在山西临汾的生存之道。

在《山西临汾:从崔峰昱黑恶集团看山西临汾“扫黑除恶”的现状》一文中,夏志林介绍原临汾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治安大队副队长,现任乡贤街派出所所长贾金虎和原所长孙卫东是崔峰昱黑恶集团的直接保护伞。具体来说,2018年10月18日,也就是崔峰昱带领“毒蝎帮”等人进二期临宿办公区毒打夏志林之后,乡贤街派出所所长孙卫东派警察到达现场后,一不控制凶手,二不收缴凶器,只是转圈看看,随后,对案件置之不理,后来在遇害者家属举报下,派出所拉响警笛到张红雷赌场抓捕犯罪嫌疑人,当然,这些人在警笛的示意之下躲被起了。请问,前往抓捕的过程中是否需要开警笛?警笛一般用于在抓捕嫌疑人逃跑的过程中,为了便于警察抓捕而使用,因此,在抓捕之前鸣警笛是为了抓捕还是为了向犯罪嫌疑人发布信号?

结果证明,就是信号!《临汾警方侦办一起涉黑案时涉嫌“放水”》一文更为详细的讲述这件事的经过。

后来,在媒体的压力之下,公安进行网上追逃,这些人陆续归案,而在归案之后,所有人口供完全一致,判刑后仍口经一致不上诉。

作为临汾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治安大队副队长,现任乡贤街派出所所长贾金虎作为此案的办案人,给夏志林一份没有任何签名的伤情鉴定书,为轻伤一级。可是夏志林,白国胜从没见过法医对他们鉴定;也没法医询问过伤情,夏志林头皮开裂,多处粉碎性骨折,至今三年仍行动不便,能是轻伤吗?

为什么没有签名?因为鉴定书是假的!难道贾金虎所长不知道吗?

呵呵,作为治安大队副队长,派出所长如果这一点都不知道,那就不知道这个所长怎么来的!

 

 

临汾市公安局出具夏志林鉴定结果

通过崔峰昱个人行为,加上他与“毒蝎帮”之间的豢养关系,还有他们之间的纽带张红雷的情况,事实证明,崔峰昱是临汾真正的黑社会组织的老大,张红雷是幕后主谋,他通过暴力的方式,恩将仇报,将那些为他做过贡献的个人逐渐清理出队伍,从而掠夺他们财产达进自己腰包目的,同时,将这些资金对内用于豢养黑社会组织,对外豢养政府官员,为自己的黑恶势力寻求保护,从而达到这种财富增长和对社会破坏性的长期性和持续性!

由此可见,崔峰昱利用手中的地产项目不断给“毒蝎帮”白旸提供资金,是“毒蝎帮”的的幕后之手。进而证明夏志林等人的举报有完整的证据链。

但,在这种情况之下,为什么还会出现在白旸被捕之后,公安机关向夏志林、司风敢等人核实白旸的违法行为的时候,公安机关依然坚持说“问白旸的,就回答白旸,不要牵扯崔峰昱,说了也没用!”

这分明是将 “毒蝎帮”与崔峰昱进行切割。

这种切割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保护崔峰昱!把崔峰昱的罪恶转嫁到已经被抓捕的“毒蝎帮”身上。

这样做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崔峰昱与当地政府的某些官员已经实现了利益一体化,某些具体办案人员成为崔峰昱帮系的一员,他们深陷其中,担心崔峰昱进去之后牵扯自己;另一方面是有上级指示——崔峰昱动不得。夏志林举报材料有明显一例,2016年6月1日,崔峰昱、张红雷把夏志林、王华叫到尧都区五一东路味道源饭店,张红雷说:“赵副市长父亲在市一院住医院,崔老板要去看望,需要你们资助些钱,当时从夏志林手拿了3万元现金,从王华手拿了2万元现金,还从夏志林卡上转了15万,共20万元,由崔峰昱拿走去行贿,(有转款存根为证)这不正好应正吗。

不论是什么原因,结果是崔峰昱至今逍遥法外!

这个结果显然与党中央提出的“不论任何人,任何组织,只要涉及到黑恶势力,必须一网打尽”的要求大相径庭,让中央提出的“扫黑除恶”打了折扣!

在如此严峻的整治形式下,谁将党中央提出的“扫黑除恶” 变成“除恶不除根”的结局?

显然,这种结局明显崔峰昱的利益攸关方共同作用的结果!而且,这个结果与群众和人民无关,只有那些手拿“法器”之人,才可以更改法律,让错位的法律显示公平!

因此,崔峰昱黑恶集团里的打手白旸被抓,只是属于扫黑除恶阶段性的胜利,而崔峰昱和幕后的黑手被抓才是扫黑除恶的攻坚性胜利。

以目前来看,这种官方渗透的黑恶集团,尽管在扫黑除恶风暴下已经日暮西山,但,仍然还会坚持很久,直至幕后的保护伞被挖出。9月17日上午,临汾市公安局对夏志林进行询问笔录,并承诺会尽快调查处理,但是,在当晚就有人转告夏志林“等这阵风过去,看他(崔峰昱)怎么收拾你,让你死都不知道咋死的!看你们(夏志林和崔峰昱)谁笑到最后!”

很明显,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这分明是崔峰昱对临汾市公安局针对崔峰昱涉黑一案约夏志林行为的警告、恐吓、威胁和阻碍!

问题是,谁能知道到临汾市公安局约谈夏志林这件事?谁又能够将这件事告诉崔峰昱?是谁将这将这件事告诉了崔峰昱?谁敢冒如此大的风险泄密“案件进展”?“泄密者”到底是为什么这么做?从中获得了那些利益?

其实看起来很复杂,其实很简单——一定是能够接触到案件进展的人为了报答崔峰昱的“养育之恩”,宁可放弃职业、职责、法律和制度,铤而走险——泄露案件机密!

也正是如此,崔峰昱才会如此嚣张,才会出现“问白旸的,就回答白旸,不要牵扯崔峰昱,说了也没用!”这种十分怪异的现象!

临汾黑社会组织如此猖獗,难道与“告密者”无关?

其实,“告密者”就是崔峰昱黑恶集团的保护伞,扫黑除恶最大的难处和关键其实不是黑的存在,而是黑的背后支撑黑的官方势力,他们手握“法器”,借用对法的垄断和盘根错节的行政关系,隐身于体制之内,掌控体制内外,能够让黑在权力的保护之下“固若金汤”!

这才是黑恶集团操盘手崔峰昱能够屹立不倒的根源!

当然,临针对汾市公安局铲除崔峰昱黑恶集团的过程,我们既要看到党中央扫黑除恶的决心,勇气和毅力,同时也要看到崔峰昱不是一个战斗!而是一伙人!目前,夏志林尽管已经看到曙光和希望,但崔峰昱的“看谁笑到最后”无疑掐灭了夏志林心中点燃的灯火!

其实,这是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是党性和自私的较量,还是地方个别官员与对抗上级的较量,更是以人民为代表的党和政府与动摇我党执政地位“泄密者”的较量!

较量还会继续,但邪恶终将灭亡!且看崔峰昱黑恶集团还能支撑多久!

转载地址:http://www.sohu.com/a/341938025_100102040      

  http://k.sina.com.cn/article_6025086894_1671f87ae00100jz6f.html?from=news&subch=zx&qq-pf-to=pcqq.c2c

http://kuaibao.qq.com/s/20190919A0F22L00

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EPETFPG40514C0BL.html

 

(责任编辑:314127396)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触动人心好服务:平安 平安人寿深圳分公司客服中心升级换代 为饯行平安人寿简单便捷、友善安心的服务理念,…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Copyright©2014 http://www.810016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南京新闻网 企业信息
QQ:314127396中部崛起B2B为你服务 QQ:23129944为你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