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新闻网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招商加盟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美食文化 名人动态
时事观察 女性健康
法治生活 男性健康
大型活动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女性健康 >

初次同居的时候,女人最害怕啥?

时间: 2020-05-25 17:03 作者:314127396 来源:未知 点击:

女人最害怕啥?两个女人坐在沙发上不停的讨论着...

   “别信男人的那些鬼话,第一次不疼,可以一步到位,那都是骗人的”

   “嘘!小点声,我老公在,我们去屋里聊”苏颜赶紧拉了下闺蜜。

   “今晚你睡沙发,我要睡你老婆!”闺蜜拉着苏颜转头对林阳说道,接着俩人就嘻嘻哈哈的进了卧室。

   林阳看着离开的两人,气不打一处来,睡沙发三年,连自己老婆的脚趾头都没碰过,却被她的闺蜜天天搞拉拉,想想之前的过往,不由内心一片凄凉。

   下楼去买了包烟,超市女店员说了句“这么晚就你一个人啊!”

   瞬间又激起了林阳的怒火,马上做出了决定,等祭拜过母亲就离婚。

   几天后,燕京南郊的无名陵园内,林阳跪坐在一个无名墓碑前,神情漠然的将手中黄纸放入火盆内。

   “妈,三年之期到了,这三年里,我都按照您的遗言去做了,现在整个苏家乃至半个江城,没有谁不知道那从林家入赘过来的弃少就是个废物!”

   “妈,我知道,你之所以要我隐忍三年,是担心我会遭受家族人的迫害,你说过,我天赋异禀,将来必是人中龙凤,但出身不好,无权无势,争不过那些人,一旦展露出一些天赋,必会招来杀身之祸,所以你逼我装成一个废物。”

   “可是…妈,您并不知道,您错了,大错特错,林家在我林阳的眼里,只是一群土鸡瓦狗!我林阳何惧一群土鸡瓦狗?”

   “林家抛弃了我,您也不希望我再回林家,我跟林家已经没有关系。今天来看您,是想告诉您,三年之期结束,我…林阳!不想再当废物了!”

   “要是我三年前有现在的医术...”林阳暗暗捏紧了拳头,眼里尽是不甘。

   嘎吱!

   突然,一记树枝被踩断的声音在这无名陵园内响起。

   林阳抬头望向声源,夜色下两个身影正朝这边跑来。

   一老一少,老人穿着唐装,鸡皮鹤发,但腰腹有血,显然是负了伤。少为女孩,二十左右的样子,穿着身碎花连衣裙,身材窈窕,肌肤白皙,很是可爱。

   此刻的她正搀扶着老人狼狈的往前跑,水汪汪的秋眸尽布惧色。

   狼狈的二人发现火光旁的林阳,大喜过望。

   “这位大哥,求求你救救我爷爷吧!”女孩眼角噙泪,带着哭腔道。

   “抱歉,我只是来扫墓的,帮不了你!”林阳淡道,旋而点上了三炷香,对着墓碑祭拜。

   “大哥,求求您了!”女孩急了。

   “安安……别折腾了,你快放手,他们的目标是我,你先走……爷爷来垫后!”老人嘴唇苍白,虚弱说道。

   因为失血过多,他连说话都喘气。

   “不可以爷爷,我绝不会抛弃你的!”女孩紧咬着银牙,坚定说道。

   “傻孩子啊!”老人长叹一声:“这样我们谁都跑不掉!”

   女孩何尝不知?

   她紧捏着小手,再望了眼跪坐在墓碑前的林阳,认真道:“这位大哥,如果你愿意带我爷爷离开这,我们夏家一定会重谢于你的,你要什么,我们都可以给你!”

   少女满怀期待的望着林阳,希望这个家伙是听过夏家的。

   但,林阳毫无反应。

   没听过吗?

   少女失望了,可她还不死心!

   “一百万!”

   直接明码标价!

   “带我爷爷走,我会留下来垫后,你是安全的,只要你照我说的做,我夏家给你一百万!”

   “安安!你走吧!爷爷这身老骨头跟他们拼了!”老人激动说道,但说完话后腹处的伤口再溢鲜血,人不住的咳嗽。

   少女满脸泪水,不理老人,灼灼的盯着林阳。

   然而……林阳还是不为所动。

   “两百万!”少女再喊。

   情景依然令人绝望!

   少女呼吸一紧,急切连喊。

   “三百万!”

   “四百万!”

   “五百万!”

   ……

   可无论她的数字是多么的诱人,都无法打动林阳。

   他就像个木头一样。

   还有人对钱不感兴趣吗?

   少女感觉自己的嗓音都在颤抖。

   “别喊了!”

   终于,林阳开了腔。

   少女呼吸一滞。

   却见林阳将香插在了墓碑前,注视着无名墓碑,淡漠道:“这是我第一次给母亲扫墓,麻烦你们赶紧离开,不要打搅我跟母亲说话,好吗?”

   “可是……”少女还想说什么。

   簌簌簌簌……

   这时,密集的脚步声响起。

   只看陵园大门处冲进来三十余名男子。

   这些男子个个凶神恶煞,手里握着制式武器,将少女与老人围了个严严实实。

   从他们的站姿来看,显然不是普通的保镖,很有可能是一群国际雇佣兵。

   “夏老爷子,不要再跑了,你配合点,我们会给你一个痛快的。”为首一名光头男子握着把明晃晃的匕首,冷冷说道。

   “你们是陆家派来的人吧?”老人眼里掠过一抹霸气与怒意:“陆家好狠!若老夫大难不死,定叫这丧尽天良的陆家于燕城消失!”

   “上!”

   光头男懒得废话,大喝一声提刀劈去。

   其余人手起刀落。

   几十把明晃晃的刀刃就这么径直对向少女与老人。

   没有半点怜悯。

   没有丝毫犹豫。

   少女与老人手无缚鸡之力,哪能对付这阵仗?

   少女吓得满面煞白,老人虽然负伤,但还是将少女拽在了身后,老眼坚定,看样子是打算跟这帮职业刺客拼命了。

   可他即便拼了命,又有何用?这些歹徒的腰间可还是别着手枪,没把枪掏出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这就是一场没有悬念的虐杀!

   “住手!”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漠然之声响起。

   光头男扫了眼林阳,低喝道:“把这个人也顺道解决了,免得节外生枝!”

   “好,队长!”

   旁边的人重重点头,便转过步伐冲向林阳。

   但在靠近的瞬间,一根银针飞了出去,精准的刺进了那人的脖颈处。

   顷刻间,那人僵在原地,如雕像般动弹不得。

   “什么?”

   “阿伟!你怎么了?”

   “队长,是这个人搞的鬼!这个人貌似是个练家子!”

   旁人色变。

   “碰上了个刺头!大家小心点,先把这个人解决掉!”

   光头男脸色凝重,提刀冲向林阳。

   但他们刚动起来,那跪坐在墓碑前的林阳再度抬手。

   他的手间似有星河流动,一枚枚璀璨的细光飞出,划过夜空,撞入这些人的体内。

   “银针?”

   老人浑浊的眼猛然一怔。

   再看光头男一众,已全部化为雕像,纹丝不动。

   每一个人的脖子处皆插着一根细如发丝的针!

   老人跟少女全部傻眼了。

   “妈,孩儿不孝,吵着您老人家了……”林阳头也不回,望着墓碑呢喃低语。

   这边的老人与少女已是惊为天人。

   “爷爷,他们这是……怎么了?”少女吞了口唾沫。

   “这难道就是银针封穴?”老人一脸震惊:“我听你王爷爷提及过,但却不曾一见……”

   “王爷爷?您是指九州国医术协会的会长,医圣王岂之?”

   “不错……”老人虚弱的说道:“你王爷爷说过,银针封穴者,皆九州国医术大成者,如果这个小伙子真有如此本事,那他……绝非常人呐!”

   老人感慨,但说话之际,人又有些站不稳了。

   “爷爷,你没事吧?”

   “没事……还能撑一会儿。”老人强颜欢笑。

   少女岂能看不出,她满脸的心疼,盯着林阳一阵,便要上前。

   “安安,你想干什么?”老人忙拽住她。

   “爷爷,既然你说这个人医术很厉害,那请他出手,肯定能够救你。”

   “傻丫头,别人不希望有人打搅,你莫要再招人嫌了!”

   “可是爷爷,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女孩急的要哭了。

   “富贵有命,生死在天。”老人虚弱说道。

   但话音刚落,便双眼一黑,倒了下去。

   “爷爷,爷爷!!”

   女孩发出凄厉的呼喊声,却摇不醒晕厥的老人。

   女孩绝望了。

   她猛然冲了过来,跪在了地上冲林阳哭道:“求求你了,救救我爷爷吧。”

   “你吵到我母亲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林阳微微侧首,声音渐冷。

   “可是,我爷爷快死了!”女孩哭泣道:“求求你出手救救他吧……”

   女孩不断央求,哭声将陵园渲染的沸腾。

   “看样子我的话你是没有听清了!”

   “大哥,很对不起,但我爷爷真的快不行了,如果你愿意救我爷爷,我们夏家愿意翻修陵园,愿意重新修葺伯母的墓冢,甚至我夏幽安更愿意亲自为伯母守灵三年!好不好?”女孩梨花带雨,颤抖呼喊。

   这句话稍稍打动了下林阳。

   他回头看了眼女孩,犹豫了下,淡淡说道:“守灵就不必了,帮我把母亲的墓地翻修一下吧,也算是我尽孝了。”

   “您答应了?”

   女孩欣喜不已。

   林阳点了点头,走到了老人的身旁,从腰间挂着的一副针袋上取下一根半寸长如发丝般的银针,而后小心翼翼的刺入老人的眉心。

   顷刻间,本已昏迷过去的老人猛然一个抽搐,继而嘴巴‘哇’的一声猛然大张,狠狠的吸了口气。

   “爷爷!”女孩激动无比。

   “你的人一个小时内到的了吗?”

   “我已经发了定位给他们,半个小时内就能到。”

   “足够了,一小时内送医院输血就没事了,如果晚了,就送殡仪馆火化吧。”

   林阳拿起地上的行李袋,转身离去。

   “这位大哥,你叫什么名字?”女孩急喊。

   但林阳已经消失于夜色当中。

   女孩怔怔的望着林阳离去的方向,有些出神。

   突然,她的眼角余光像是洞悉到了什么,人微微低头,却见墓碑的旁边掉落着一张车票。

   她急忙走过去,拾起车票。

   “江城?林阳?”

   她活不过十二点

   开往江城的火车上。

   林阳斜视着窗外,陷入沉思。

   母亲下葬时,他无法赶到现场,这一次为母亲扫墓,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

   林母不许林阳返回林家,说是为了保护林阳,但在林阳心中,重返林家为母亲正名一直是他的心愿。

   不过目前还不能这么大摇大摆的前往林家。

   毕竟林家在九州国可是一个庞然大物,要想完全将它踩在脚底,还需要缜密的筹备。

   林阳眼里闪烁着一抹坚定。

   嗡嗡嗡……

   手机抖动起来。

   接通电话。

   那头是一个冷冽却悦耳的声音。

   “你死哪去了?还不回来?”

   “11点下高铁。”

   “下车后马上打车到江城市九州国医术院,中午12点前我必须要见到你站在九州国医术院大门口!”声音冰冷,不容置疑。

   “江城市九州国医术院?好端端的去哪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老太太住院了,所有人都要去探病。”

   “老太太身体不是挺好的?怎么会住院……”

   “嘟嘟……”

   林阳话还未说完,电话便被挂断。

   他皱了皱眉,将手机塞入口袋。

   从高铁站打车到九州国医术院也不过二十分钟。

   江城市九州国医术院门口。

   “人还没到吗?”

   林阳左右扫视了下,继而伸手朝口袋掏了掏,摸出一包七块钱的红金圣,点上猛抽了两口,刚吐出烟雾来,后面便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是一股熟悉的香味儿钻入鼻腔内。

   林阳将烟掐灭,转过身来。

   身后站着位青春靓丽的女人。

   女人一身职业装,长发披肩,肌肤白皙,唇红齿白十分绝美。

   她叫苏颜。

   林阳有名无实的老婆。

   她很漂亮,是江城出了名的美人,很多人都以为她会嫁给江城四少之一的马少,成为马家的媳妇,但却不想苏家老爷子在过世前,逼着她嫁给了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林阳。

   没有人知道林阳的来历,纵然是他弃少的身份,知晓者也不过寥寥数几。

   于是部分好事之人开始猜测缘由。

   其中最大的传言就是林阳之父有恩于苏老爷子,苏老爷子是为了报恩。

   但为报恩,放弃马家这棵大树,葬送苏家前途,何其愚蠢?

   于是苏家人恨林阳,苏颜也恨。

   苏颜并不在乎林阳的身世如何,她在乎的,是自己的男人算不算是个男人!

   不得不说,林阳长的是一表人才。

   但是……他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

   除了在家做一些简单的家务,煮一些还算能下咽的饭菜外,林阳便什么都不会,甚至不能胜任一份简单的工作。

   他很少出门,极少与人说话,苏家当中无论是谁辱骂他,他也都一律无视,骂不还口。

   于是,半个江城都知道,苏家的上门女婿,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

   苏颜很想离婚,但在爷爷离世前曾逼着她发誓,要她五年之内不许与林阳离婚。

   五年!

   何其漫长!

   好在已过了三年!

   还有两年光景!

   两年一过,我便与这个废物再没半点关系了!

   苏颜心中满含期待。

   “拿着!”苏颜递来一袋水果,冷冷道:“上去之后别说话,跟在我后面当个哑巴,听见吗?”

   “好。”林阳习惯性的点点头。

   三楼理疗科室。

   苏家老太太正躺在床上,摊开双手,慈祥的说着话。

   病床边围着一群人,男女老少都有。

   而她身旁是一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

   男子聚精会神的捏着银针,一点点的将其扭刺入老太太松弛的手臂内。

   这名医生叫苏桧,是老太太的二儿子,九州国医术院理疗科的医师,懂针灸,每次老太太快出院时都会来这让她儿子给她扎两针,这次也不例外。

   “二伯!二伯母,三伯母,三伯……”

   苏颜领着林阳走了进来,将水果放在柜头上,挤出笑容来冲着亲戚们打着招呼。

   有人热情回应,有人轻哼一声,不理不睬。

   苏颜似乎也习惯了,没有太大反应,转过身对着病床微笑道:“奶奶,您身体好些了吗?颜颜来看您了。”

   “嗯。”老太太随便迎了一声,浑浊的眼却是盯着苏桧手中的针。

   苏颜识趣的退到一旁。

   至于林阳,则一言不发的站在她身后,完全如一个隐形人一样,没人注意他,也没人理他。

   仿佛他就是多余的存在。

   “妈,你感觉怎么样?”

   苏桧将最后一针落下,擦了擦汗笑问。

   “好!我很好!儿啊,辛苦你了。”

   “妈,你这是哪里话?医生救人,天经地义,更何况我还是您儿!”

   “难得你有这份孝心呐!”

   老人家开怀大笑,容光焕发。

   其余人也应和着夸赞着苏桧。

   “话说回来,奶奶,您今天的气色比以往要好不少诶,尤其是我爸施针前后,你的气色变化太夸张了!您简直就像是年轻了十岁!”这时,苏侩的儿子苏刚凑上前来惊喜说道。

   “真的吗?”老太太有些意外。

   “是真的。”

   “妈,你的确年轻了不少!”

   “感觉好神奇,这是二哥的针灸效果?”

   “不可思议啊!”

   其余人也才发现,惊讶不已。

   “阿桧,这是怎么回事?”老太太意味深长的笑问。

   “妈,没什么,总之您能健康长寿儿就心满意足了!”苏桧笑了笑没有解释。

   “阿桧,妈问你话你怎么不说?你不说,那我可就说了!”

   旁边一名身材发福的妇人迫不及待的站里出来。

   这是苏桧的老婆刘艳,只见她叉腰道:“妈,你是不知道,阿桧为了治好你的病,可是特意花了两百万托人找关系,去燕城进修了几天,而现在你所享受的,就是阿桧进修成果呢!”

   “什么?”

   周围人失声。

   “两百万?”老太太也一脸错愕:“这进修的啥?”

   “也没啥,就是去燕城学了一套比较古老的针灸理论与技术,妈,我现在给你施的这几针可是大有来头的,它是古代药王孙思邈所创,但在明清时代失传了,最近才有了踪迹,目前这方子在燕城一位大人物那收藏着,轻易是不拿给别人看的,我想着这方子或许可以根治您身上的顽疾,就托人联系了那位大人物,借了他方子看了看。”苏桧故作无奈的笑道。

   “原来如此,可是……你怎么会有两百万?”

   “我平日里省吃俭用存了点,剩余的我拿房子抵押了。”苏桧迟疑了下道。

   老太太怔了片刻,心头无比感动。

   她吐了口浊气,连连点头:“阿桧,难得你有这个孝心,妈很高兴,正所谓百善孝为先,苏家人若都如你这般,妈也就不必再操什么心了。”

   “妈您说笑了,大哥、三弟、四弟他们也都很好。”苏桧憨厚的笑着,眼里却掠过一抹得意的光芒。

   “你不要谦虚了,苏刚!你也要好好努力,争取将来跟你爸一样,明白吗?”

   “奶奶放心,父亲一直都是我的榜样。”苏刚立刻上前表态。

   “嗯。”

   老太太点点头,很是深意的看了眼苏刚,是越瞧越顺眼。

   但其他人则是越发的心惊,脸色极度难看。

   他们才算是发现,这一切都是苏桧的套!

   花这么大的价钱啊去讨老人家的欢心,看似很亏,可实际却是血赚。

   毕竟老太太的年龄太大了。

   最近她已经在准备将家族大权让出来,重新选一位年轻的俊才去掌管家族企业。

   选谁?不得而知!

   但苏桧这一手,摆明是要给他儿子苏刚铺路啊!

   好心机!

   后面的苏家人暗暗咬牙,心头痛骂。

   苏颜暗暗叹气。

   家族企业的管理权谁都能争,唯独她这一家不行,因为老太太最厌恶的,就是这个祸害了苏家未来的林阳了。

   但在这时,后头的林阳突然几步上前,视线仔细扫了眼老太太手臂上的针。

   “呵呵,林阳,没见过博大精深的针灸吧?也是,你这种乡巴佬窝囊废哪见过这个?我允许你拍照发朋友圈装比,权当是给我爸的医术做宣传了。”旁边的苏刚撇了眼林阳,不屑笑道。

   苏桧一脸得意。

   林阳眉头微皱,低声说道:“这套针诀,是来自于孙思邈千金方下篇的《灵首篇》,但二伯没有学精,你这前面十三针都施对了,但唯独缺了一针!这一针不施,老太太活不过12点!”

   话音落地,全场震愕。

   整个理疗科鸦雀无声。

   对不起,我不救

   人们怔怔的看着林阳。

   这一言让房内鸦雀无声。

   他这是在咒老太太死?

   他疯了?

   “林阳!你在这胡说八道什么?这有你说话的份儿?”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率先呵斥道。

   这是老太太三儿子,叫苏北,是苏家盛华集团的副董之一,负责家族的服装产业。

   虽然苏家的产业在江城不算大,但涉猎还算丰富,除房地产外,餐饮跟服装都有经营。

   不过苏北虽是副董,但却有名无权,苏家所有大权基本都掌握在老太太的手中,其余人只是个挂职。

   “林阳,你是在咒奶奶吗?你这个狗东西,你活腻了?”旁边一名与苏北颇为相似的年轻男子指着林阳鼻子骂道。

   这人叫苏张扬,旁边年轻女子叫苏美心,二人是苏北的儿女。

   苏张扬话音落下,苏美心也是轻笑出声:“林阳,我知道奶奶一向不太喜欢你,但那也是你对不起我们苏家,可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也不能咒奶奶死啊!”

   “就是!”

   “林阳,你也太恶毒了!”

   “奶奶待你可不薄啊。”

   “苏颜,你是怎么管你老公的?居然跑到这儿来诅咒奶奶?”

   “你们这一家是要反了天啊?”

   “把我们当空气了吗?”

   苏家人纷纷指责,或是唾骂林阳,或是训斥苏颜。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叫林阳走……”苏颜赶忙道歉。

   苏家老太也不高兴了,老脸凝冷,脸上笑意荡然无存。

   “颜丫头,老婆子我可是一直很喜欢你的,如果不是你爷爷一意孤行,就凭这个废物也想娶到你?”

   “奶奶,对不起,这是我的错,我会好好教训林阳的,对不起奶奶……”苏颜垂着臻首道。

   “可目前来讲老太太的状况十分危险的,我只是……”

   “你给我闭嘴!!”

   林阳还想说什么,苏颜却是猛然转身,冲着他大吼。

   林阳微微一愣。

   却见苏颜秋眸噙泪,眼眶发红,愤怒的瞪着他。

   那眼眸深处,尽是无助与痛苦……

   “你给我滚!立刻滚!”

   苏颜指着大门,再是歇斯底里的喊道。

   林阳叹了口气,摇摇头走出了病房。

   苏家亲戚或是冷笑或是蔑视,对这结果毫不意外。

   “颜丫头啊,你这个人太善良了!”老太太摇了摇头,但语气却有些刻薄:“其实我这些天一直在考虑你的事情,丫头,不是奶奶对你有什么成见,实在是你这种性格容易着别人的道,老婆子想了半天,觉得你那财务的职务还是让别人做吧,你就去我们的销售部任职,放心,薪水不会少你的,该多少还是多少。”

   “奶奶,我……”苏颜大惊,急要开口。

   然而不等话说完,老太太再度打断了她的话。

   “颜丫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也知道你肯定不高兴,但这事老婆子考虑了很久,财务上的事不是小事,你还年轻,没有经验,所以老婆子打算交给你三伯去打理,你也看到了,你连个窝囊废都管不住,更别说其他的,我们苏家最近要争个大项目,财务必须要严谨,如果在这个时候因为林阳而出现了什么纰漏,那影响的可是我们整个苏家,所以颜丫头,你先松松手,等这项目结束了,奶奶再让你继续管财务!听话!”

   老太太淡淡说道,脸上没有多少表情。

   苏颜脸色怔然,片刻后是长叹一声,低声道:“好的,奶奶……”

   她才明白,林阳只是个借口。

   老太太的目的只是想要她将财务这一块交出来。

   苏颜猜得到,这肯定是苏北在老太太的耳边煽风点火。

   虽然苏颜很有能力,这些年来苏家的企业财务从未出过纰漏,但老太太喜欢用亲不用才,在老太太眼里,苏颜是嫁出去的孙女,哪能跟自己儿子比?

   “交接的事明天就去办吧,颜丫头,你先回去,销售那边最近来了几个单子,你赶紧熟悉熟悉,小北!”

   “妈,我在。”苏北忙上前。

   “你是副董,又监管财务,忙的过来吗?”老太太和蔼的问。

   “放心吧妈,就算我忙不过来,还有张扬呢,张扬可是正儿八经的经济管理学研究生结业,有他帮我,您老就安心养身体吧!”苏北笑道。

   “是啊奶奶,你就放一万个心吧,公司的事情我每周都会来向您汇报的。”苏张扬也上了前表态。

   “好,好,有你们在,老婆子就安心了。”苏家老太笑成了花儿。

   苏家人皆满面笑容。

   但苏颜却是无精打采。

   她努力了这么久,却是被苏北一家子接了盘,换做是谁心里都不好受。

   混蛋!

   都是林阳这个家伙害的!

   苏颜小手紧捏着,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那林阳大卸八块。

   “奶奶,既然这样,那我先回去了。”苏颜压抑着怒火,低声道。

   “去吧。”老太太抬手挥了挥,满不在意道,但手臂有些晃。

   苏颜没有注意,转身要走。

   但在这时……

   噗咚!

   刚还好好的苏家老太突然脖子一歪,直接从床上翻滚了下来,当场昏迷。

   “啊?”

   苏家人全懵了。

   刚走出门的苏颜也愣住了。

   “妈!”

   “奶奶!!”

   “奶奶,您怎么了?”

   “二哥!快,二哥!快看看妈这是怎么了!”

   “别急别急!快把妈扶到床上,掐人中!”

   苏桧也慌了,强做镇定的喊着,随后忙拖着老太太的手腕,给她号起了脉。

   然而片刻后,苏桧脸色愈发难看。

   “二哥,妈怎么了?”苏北急切的问道。

   “妈的脉象很弱,妈……快不行了!”苏桧呆呆道。

   “什么?”

   苏家人全傻眼了。

   “妈刚才还龙精虎猛,气色那么好,怎么突然间就要不行了?”刘艳颤道。

   “老太太可不能现在就死啊,公司现在由她掌控,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咱们盛华集团不得全部乱了?”苏北的妻子张于惠也出了声。

   不过话虽如此,但这些人是巴不得老太太早点死,毕竟老太太一死,她们就能分苏家的财产了。

   但苏桧与苏北不乐意了,苏北刚刚掌管财务,前途无量,苏桧为了博取老太太欢心,花费了这么多,哪能接受的了这个局面?

   苏桧再度捏针,在老太太的太阳穴、风池穴上扎去。

   可,依然不见任何效果。

   “二哥,妈的呼吸越来越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北急了。

   “妈的情况很怪,而且发作的太突然,我无法诊断……快去外面喊护士,把医院的齐老请来!快!”苏桧满头大汗道。

   这种情况他已经控制不住了。

   苏刚立刻跑了出去。

   但片刻后,他哭丧着脸回来:“爸,二伯,护士打了电话,那齐老不在医院!出诊去了!”

   “什么?”苏桧傻了。

   “二伯,要不叫其他医生来吧。”

   “连我都拿捏不出妈的症状,其他医生来了又有什么用?整个医院,除了齐老没人能治!”苏桧垂头丧气道。

   “难道奶奶她……”

   “二哥,你快想想办法啊!”

   “马上把妈转到急诊室去!先抢救再说!我去把医院的权威喊来!肯定有解决的办法,你们别慌!”

   苏桧强做镇定。

   人们点头,立刻手忙脚乱起来。

   谁都料想不到这突然的惊变。

   一切发生的太仓促了!

   苏颜呆呆的看着慌乱的苏家人,一时间也是手足无措。

   突然!

   她想到了什么,慌乱的从包包里掏出手机拨通号码。

   “怎么了?”电话那头响起林阳的声音。

   “奶奶快不行了!”苏颜颤道。

   “我知道。”林阳的语气显得很平静。

   “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会这样?你有什么办法没?”

   “有。”

   “那你还不快点过来救奶奶?”苏颜急喝。

   然而电话那边沉默了两三秒,传来漠然的声音。

   “对不起,我不救!”

 

(责任编辑:314127396)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Copyright©2014 http://www.810016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南京新闻网 企业信息
QQ:314127396中部崛起B2B为你服务